“这是什么玩意?”

  从墨玉手镯中取出来的第一件物品是一根“石柱”,整体约莫长十五厘米左右,截面与一个普通的饭碗差不多大,通体白色,拿在手里略有些压手,证明重量不轻,触感类似玉石,表面隐有纹路。https://

  这奇怪的物品也是玉镯内部最大的东西了,因为夜晚天黑的缘故,程林想了下打开了手机自带的手电筒,开始观察,在灯光下,这“石柱”的模样更清晰了。

  “的确是类似玉石的材料,但并不是灵矿石……表面刻画的这是……灵气场域图?有趣,看上去很复杂啊,不过……看样子这物件已经废了。”

  灯光下,清楚地可以看到石柱表面的密密麻麻的裂纹。

  裂纹极大,如蛛网般,很新鲜,几乎要将整个石柱劈开,仿佛是外力所致,程林仔细感应了下,竟愕然在这些裂纹中感受到了些许禾剑的气息。

  “难道说,这些裂纹是我造成的?”

  程林脑海中猛然意识到了什么,他又在玉镯内摸索了下,翻找出了一张特殊的图纸,以及一柄普通的刻刀。

  将刻刀放在一旁。

  展开纸卷。

  一副与他此前见过的“灵气场域图”有些区别的图示出现了,认真辨别了几分钟,程林认定这张图上所画的图形,正是“石柱”上的。

  在图纸的角落,则有秘密麻麻的文字介绍,竟是英文的,程林用翻译软件拍照翻译了下,终于弄懂了这是什么。

  “结界!这竟然是构造结界的图纸!”

  看清那段英文后,程林攥着图纸的手下意识抖了抖,这真的让他意外了。

  “所以说,那人使用的结界是一项灵能科技的研究成果?不是单纯的异能,而是需要借助一种媒介来施展的?这石柱便是场域图的承载物,修行者可以借助它施展结界?”

  这个逻辑并不难猜,程林当即心头火热。

  见识过结界的神奇,他十分清楚这东西的妙用,如果自己拥有结界,当初抢夺禾剑,斩杀那名散修的时候,完全可以做到无声无息。

  “只可惜这根‘承载物’似乎已经报废了,我只能寻找材料自己尝试雕刻一根新的,也不知道行不行……”

  试探着将灵气注入破损的石柱,察觉到那紊乱的力量在掌中破裂开,程林遗憾地叹了口气。

  摇摇头,将石柱、图纸和刻刀收起来,他对其他物品更期待了。

  第二件物品则是一个吊坠。

  做工很现代。

  黑色的编织绳,拴着一个极简设计的亮银色“圆环”。

  圆环很小,可以藏在手心里,没有任何波动,也没有任何印痕,极为简朴,无从推测其来历。

  唯一特殊的是,圆环的底部,有一个很小的旋钮。

  单从外表看,很容易让人将它当做一件淘宝十几块钱的小玩意。

  然而经过程林的摸索,他欣喜地发现了这东西的功能竟是隐藏气息!

  将吊坠佩戴在脖子上。

  程林尝试扭动旋钮。

  然后,他清晰地察觉到自己身上释放出的波动开始减弱。

  修行者每一次新突破品级,都会在一段时间内控制不住地外泄气息,令他人很容易察觉到自己的修为,只有随着慢慢适应,波动才会减弱,然而除非是拥有特殊敛息技巧的修士,寻常修士在高品级,或者拥有感知能力的修士眼中,也难以隐藏修为。

  可这个小玩意却拥有屏蔽气息的神奇力量。

  “这样的话……计划可以适当调整下了。”

  摩擦着亮银色小吊坠,程林思索着,这东西给他的带来了不下于结界的喜悦。

  突破四品后,他就始终有个担忧,便是如何面对九司的问题。

  按理说,成功晋级四品,从修为看堪比黄茵和杨从宪,这怎么说都是个好事,可问题在于,在蜀都投影中他以黑袍的身份多次露面。

  晋级四品后,他立马出面与许衾等人谈判,后来又见了施圣存,以及其余的探索队人员,在这个过程中,他虽然遮蔽了真容,可身上的修为却无法隐藏。

  对于何狩武、沈山京等人而言,可以轻易看出,“黑袍精灵”在不久前刚刚晋级四品。

  这种情况下,自己若是以“程林”的身份招摇过市,是否会引发一些不必要的联想?

  “尤其是……虽然我尽量隐藏,可是本质上终究与真正的精灵不同,恐怕某些人已经隐隐察觉出了黑袍身上的不对劲,只是碍于身份,没法当众质疑……总之,谨慎起见,我最好不要立刻暴露出晋级四品的事,最起码……先隐藏一段时间。”

  这种想法或许有些过于谨慎了,但程林觉得有必要。

  至于隐藏修为,是否会耽误学习新异能……程林只想说根本不用担心好吧,他借着交易的由头,已经成功弄到了好几张四品异能图谱,就连五品异能都有,只可惜没有更高的了,修行功法也一口气弄到了4-6品的,说句极端些的话,以他这次的收获,就算立刻脱离特理司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百万可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万古第一神只为原作者翩鹊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翩鹊并收藏百万可能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