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了张春君的话,向南没有说话,心里面却还是不免有些失落。bwshuwu.com

  虽然他通过“时光回溯之眼”,“看”到了张春君修复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器“交龙纹鑑(jian)”的全部过程,也已经几乎将张春君在修复青铜器过程中所使用的手法、技巧都消化完毕了,但总不如跟在张春君的身边,亲眼看着他修复青铜器那么直观。

  最重要的是,跟在他身边,还可以随时和他交流。

  可惜的是,张春君似乎没有这个意愿。

  江易鸿皱了皱眉头,这老张是不是吃错药了?

  他平日里也经常指点青铜器修复中心里的那些年轻修复师啊,也没见他有什么保留的,怎么就不愿意教向南了呢?难道就因为向南不是青铜器修复中心的修复师?

  这也太狭隘了吧?

  他有些不忿,向南好歹是自己的学生,怎么也要为他争取一下,实在不行,那就找别人好了。

  少了你张屠夫,我还真就要吃带毛猪了?

  哼!

  心里虽然有些不爽,江易鸿还是张了张嘴,说道:“老张,咱们……”

  “教你修复青铜器,我是没资格了。”

  张春君朝江易鸿摆了摆手,打断了他的话,又对向南说道,“不过,过两天我要帮我的一位老友修复一件商周晚期的青铜羊觥([gong]),你要是有兴趣,可以跟我一起去看看,咱们俩还可以交流交流看法。”

  向南一听,之前的些许失落瞬间就消失殆尽,连连点头,说道:“张老师,那到时候就麻烦您了。”

  “你这个老不死的,就你花样多!”

  江易鸿一下没忍住,开口笑骂了一句,之前还觉得这老张狭隘呢,倒是自己看错了。

  这老张不是狭隘,只是不想收向南做学生,恐怕,他是觉得收一个古书画修复和古陶瓷修复双料专家做学生,会觉得有些不自在吧?

  不管如何,他愿意带着向南一起去修复青铜羊觥,就已经足够了。

  谈完了这些事情,那一泡茶早就凉掉了。

  张春君舍不得浪费那些茶叶,便将已经凉掉的茶水倒掉,重新烧了一壶水,和向南又多聊了一会儿,约定好后天早上八点在文保小院门口碰头,江易鸿便带着向南告辞了。

  那件仿青铜器小杯,自然是还给了张春君,那原本就是张春君自己淘来的古物件,只是借向南之手来修复一番罢了。

  出了青铜器修复中心,向南看了看时间尚早,还不到十点钟,也不留在这里浪费时间了,和江易鸿说了一声,便准备回公司里去。

  这一次和张春君聊了一会儿,让他受益匪浅,回去还得再多看一看同为“古铜张派”门下的丁春城丁老爷子送给自己的修复视频,多吸收一些“养分”,然后再多练练手,只有这样,自己的修复手法和技巧才会逐渐纯熟起来。

  “哎,向南,等一下!”

  他刚转过身准备下楼,江易鸿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出声叫住了他,笑眯眯地说道,

  “我上个学期又带了个研究生,是个女孩子,长得还挺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为国家修文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万古第一神只为原作者十三闲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闲客并收藏我为国家修文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