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?”听到江志文的话,尹万璇余光,也是不由看了过去,其实之前,她就发现,牯清妍身后,跟了个陌生的年轻人,只是没太在意。

  怎想。

  江志文居然语出惊人,说自己是鉴宝大师?

  “朋友,听口音,你不是我们江南市的吧,你是哪的鉴宝大师?”

  “金陵。”

  江志文平静回答。

  “金陵?江南省的偏远地区啊……”

  尹万璇打量江志文两眼,旋即她又说道,“朋友,我劝你,还是赶紧从尘芳阁走吧。”

  “你可知道,牯清妍得罪了谁?这个女人,得罪了江南省的一流势力,司徒家族!”

  “你和牯清妍走的近了,难保会被司徒家族迁怒,明白么?”

  尹万璇语重心长的开口,“在江南省,得罪任何一流势力的下场,都是无比凄惨。你若不想在劫难逃,还是识相一点,赶紧离开牯清妍,免得自误……”

  听得尹万璇喋喋不休的声音,江志文只安静的站在牯清妍身旁,并没离开的打算。因为他还要在尘芳阁,等余文豪把粉红钻石拿过来。

  “他是鉴宝大师?”牯清妍看了眼风平云静的江志文,神色,同样有些古怪。

  因为她和这个年轻人,根本就不熟,只是看江志文被尘芳阁的保安刁难,才于心不忍,领着后者,来到了尘芳阁。

  可没想到。

  这年轻人,居然当着尹万璇的面,缓解了她的尴尬,让牯清妍心中,有些小小的感动。

  “小子,你真是鉴宝大师啊?”

  穹叔迟疑了下,然后不确定的询问江志文。

  如果说……

  江志文真有鉴宝的本事,那和牯清妍走的亲近些,倒也没什么。

  “是。”

  江志文不紧不慢的点了点头。

  “你是鉴宝大师,怎么不早说?”穹叔苦笑道,“先前是我唐突了,说了些过分的话,你可别往心里去。”

  “不碍事。”

  江志文笑着摇头。

  “我说朋友,你没听到,我和你说话么?”

  见江志文不理会自己,尹万璇攥着粉拳,眉宇不悦,“说了让你赶紧离开尘芳阁,你听不懂人话是吧?”

  “怎么……”

  “你一个小小的鉴宝大师,还敢在江南省,不把司徒家族放在眼里?”

  尹万璇直接给江志文,扣了个罪名。

  “司徒家族怎么了?”

  江志文反问道,“我和牯小姐在一起,司徒家族,就要刁难我么?莫不成,江南省的一流势力,都这般不讲道理?”

  “不可理喻。”

  闻言,尹万璇只神色淡漠的摇头。

  她当然不可能明说,司徒家族在江南省不讲道理,可事实……

  司徒家族行事,素来霸道。不近人情。

  若非如此。

  为何牯清妍来尘芳阁,连一名鉴宝大师都请不来?还不是因为那些鉴宝大师,担心被司徒家族迁怒。

  “那金陵的鉴宝大师,胆子挺大啊?居然敢在公众场合,议论司徒家族?”

  “初生不怕牛犊,看他的年龄也知道,这小子,没挨过社会毒打。”

  “金陵那小地方,穷乡僻壤,只有九黎公司一个二流势力,鉴宝大师在那,当然混的风生水起了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上门佳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万古第一神只为原作者苍月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月夜并收藏上门佳婿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