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家现在的名声简直臭不可闻,原本吴秀容是不想出门的,除了丢脸还有什么?可是,她耐不住母亲的哀求,如果她有幸能成为世子妃,哪怕是个侧妃,吴家也能摆脱现在的窘境啊。

  面对着母亲哀求的眼神,她还是心软了,自从跟建安伯府六房退亲之后,母亲的身体越发的不好了,脸色一天不如一天,父亲看都不看一眼,恨不得她马上死去,要不是顾忌着她们兄妹,怕是母亲早就被休了。

  可是,她来了又如何?就她家现在的名声,能有什么指望?

  如今见大家都看向她,更是如芒刺背,同时,看着对面那个光彩夺目,被所有人羡慕嫉妒的女孩子更是恨的发狂,都是她,都是她,要不是因为她,吴家怎么会落得这般下场???

  可能是吴秀容的眼神太过炙热,柳云歌一转身就看到了她,自然看到了她眼中的恨和疯狂,秀眉一皱,随后若有所思的一笑而过,搭理都没搭理一下。

  气的吴秀容脸刷的就白了,就这么被忽视,简直奇耻大辱。

  -----

  对于吴家的闺秀柳云歌一点兴趣都没有,对于现在吴家的处境,柳云歌也略知一二,哼,落得这样的下场那也是活该,她们应该感到到庆幸,现在外面只是议论纷纷,对她们本身的伤害并不直接,要是吴尚书丢了官---

  不过,现在还不是时机,由他在蹦跶些日子好了,到时候不用她出手,自有人收拾她们吴家。

  可惜,树欲静而风不止,柳云歌是不想搭理她,可是人家受不了这样被无视的羞辱感,主动跳了出来。

  声音尖细带着恶毒的口吻道:“我当是哪个,这不是被我们家退了亲的九姑娘吗?”

  “呵,别家姑娘假如被退了亲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以死明智,省着给家族蒙羞,某些人到好,居然还敢出来抛头露面,真是不知羞耻,大言不惭,还敢说惆怅,你晓得什么叫惆怅?”

  吴秀容的话一落下,周围的人眼睛瞬间就亮了,对上了,对上了,啧啧,这大戏要开演了呀,顿时吴秀容身边也空场了。

  而建安伯府家的姑娘们一听,一个个在心里头不要太认同,同时想,这柳云歌怎么还不去死,死了到清净了,也省的祸害她们建安伯府的名声。

  可心里是这么想,但是面上却不敢这么表达的,不管怎么说,她们都是建安伯府的人,柳云歌丢脸她们也无光,可是让她们去帮忙,那也是万分不愿的,所以,一个个的脸上神色各异,柳云眉表现的更加精彩。

  作为长姐,她肯定要开口说话的,于是上前一步,神色有些紧张又有些恼怒的道:“吴姑娘还请慎言,我九妹妹不是你说的那种人---”

  这话一出周围人的脸色可就各异了,看柳云眉的神色都变了,而柳云歌头上一群乌鸦飞过,特么的,你这是来落井下石的吧。

  柳云歌眼中闪过寒光,随后小脸微微抬起,一脸冷峻之色道:“七姐姐还是莫开口了,跟这种不忠不义,薄情寡恩人家出来的女子有什么好争辩的?”

  “想来吴家女子定然知道什么叫羞耻,什么叫不给家族蒙羞,以死明志嘛,又不是没做过,可惜,我们家跟你们吴家道不同,不相与谋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凰妃凶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万古第一神只为原作者朵颜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朵颜涯并收藏凰妃凶猛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