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氏边笑边擦眼泪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,可是,可是我就忍不住,娘这是高兴,高兴。”

  母女两个说话的功夫,就看见长房的伯府大夫人赵氏带着一群下人气匆匆的赶来。

  柳云歌只是楞了一下,随后马上一脸平静的上前行了一个福礼,喊了句:“见过大伯娘。”

  大夫人赵氏满腔怒气而来,根本不管行礼的柳云歌,张口就焦急的对王管家道:“张夫人呢?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赶紧把人给我请进来?”

  王管家看着怒气满满的伯夫人赵氏,微微一愣。随后赶忙上前行礼,“禀大夫人,张夫人已经离去。”

  赵氏一听,气的两眼冒金星,看贺氏和柳云歌的眼神仿佛都冒着火,就在这会儿功夫,王管家赶忙上前,在大夫人赵氏的耳边耳语了几声,随后,赵氏的脸色不停的变化。

  到最后竟然露出惊讶的神色。

  原本想着今天这人怕是丢定了,可是,谁能想到,会是这样的结局?

  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,可如今外面更是闹的人仰马翻,不论如何,她们建安伯府怕又要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了。

  建安伯府的脸面都没有了,她一个伯府当家夫人还有什么颜面可谈?

  而且,更重要的是,吴家,这次是彻底给得罪惨了。

  吴家本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家,可是,谁让人家府里出了一个受宠的皇妃?

  想到这里,大夫人赵氏惊讶退去,而脸色也越发的差了,对柳云歌的态度更是复杂,“起来吧。”

  随后又看了看还在抹眼泪的六夫人贺氏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冷声道:“六弟妹,老夫人那边传来话,你跟我走一趟吧。”

  说完看都不看一眼,气呼呼的就走在了前头。

  柳云歌起身扶住了贺氏的胳膊,只见她狠狠的擦了把眼泪,一副扬眉吐气的样子道:“蔓儿,别怕,有为娘在呢,一会儿你别吭声,你祖母不会怪罪你的。”

  说完抬头挺胸的走了,这些年,她受了不少苦头,出门被人家讲三讲四也就罢了,在自家也得夹着尾巴做人。

  以前还好,有娘家人撑腰,可是,自从娘家出事儿以后,她的日子越发的不好过了,不仅如此,还雪上加霜,原本以为完了,可是,如今却峰回路转。

  原主上辈子就是因为这一系列打击拖累着,加上贺氏一个措手不及就病倒了,然后,几年时间家里一个个的出事儿,最后家破人亡。

  而柳云歌自然不会让这样的事儿发生,如今怼了吴张氏,这只是开始呢。

  好戏可在后头,不然,她为什么敢让人把一个三品诰命夫人给扔出去?

  的确,她本人是对这阶级制度什么的,不是很有感,但是,既然来了这里,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,自然要顺应这里的游戏规则。

  可是,没有把握的事儿,柳云歌向来不干,可既然被人欺到家门口了,就没有不还手的道理,柳云歌向来报仇不隔夜,有仇当场就报了。

  她就是故意要把人丢出去,惹怒吴张氏,好把事情闹大,不然她如何为自己父亲洗白呢?

  抛出去一个爆炸性的引人注目的话题,随后踩着话题的浪尖,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不是吗?

  今日过后,所有汴京城乃至大周的子民,怕没有人不知道,她那个当外交官的爹,是一个不畏艰险,为国为民,可歌可涕的爱国英雄了。

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凰妃凶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万古第一神只为原作者朵颜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朵颜涯并收藏凰妃凶猛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