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,当看到若大的匣子只有那么几个小的金银裸子孤零零的躺在那里,柳云歌瞬间愣住了。

  伸手拿起那个小金定,上面刻着花纹还有吉祥如意的字样,做的很是精巧,金灿灿的,煞是好看。

  可是,这也太少了吧。

  (⊙o⊙)…

  于是一脸不确定的问道:“这,这就是本姑娘的所有财产???”

  青蕊闻言楞了一下,觉得姑娘这话有点奇怪,不过却是能够完全理解的,随后在柳云歌一脸不确定的表情下答道:“是的啊,姑娘,就剩这么多了。”

  “这还是奴婢省了又省,千方百计才保住的呢---”

  说完这话就开始拿起账本,一笔一笔的跟柳云歌念了起来。

  而柳云歌越听越头疼,原主这个败家的,自己有多少钱没数不说,还花钱如流水。

  感情真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小姐,根本就不管生计的啊。

  柳云歌又问了许多民生问题,最后估算了一下,自己手里现在也就三个金裸子,七个银裸子,再加上两吊铜钱。

  一个金裸子相当于一两金的重量,十两银的价值。

  加上七个银裸子和两吊钱,也就十九两银子的家当。

  现在普通米价大概一斗五文钱,放在现代最普通的米也要两三块钱,也就是说一斗米相当于现代的十二点五斤,这样按照最便宜的算法也要25块钱。

  十斗米为一石,价格上下有浮动,暂且按五文钱来算,就是五十文钱,相当于250块钱,一两银子可以买二十石米,大概核算人民币5000块,她手里差不多有19两银子,折合人民币九万五千块,小十万那。

  哇---

  原主才多大一点的孩子?居然有这么多零花钱???

  而且,这还是在败家之后剩下的零头。

  这每个月还有月钱呢,一个月二两银子,一万块???

  柳云歌算着算着就有些傻眼,可是一想到原主打赏的阔绰,一出手不是一个月的月钱就是半钱一两银子的,柳云歌心都在滴血啊,这可都是钱啊。

  虽然手里这些钱可以够一个成年男子吃上十多年的米粮了,可是,人活着总不能缺少日用品吧,在想想一匹好布料,差不多就得一二两银子,一匹马就得十几辆银子,手里这点钱---

  简直杯水车薪。

  而且,如果记忆不出差错,怕是今年开始就要有战乱发生了,手里没粮没钱,日子怎么过???

  所以,赚钱,简直迫在眉睫。

  就在柳云歌为银子发愁,怎么才能在这封建社会,多赚点银子的时候,萧止带着伤势进了宫。

  刚传来消息,齐妃娘娘病情危急,那是他的亲姨母,一直对他多有关爱,他之所以回来,也是因为这件事。

  此刻齐妃所住的揽月殿冷冷清清,只有一些宫人们守着殿门,齐妃娘娘虽然也是宫里的老人儿了,但是并不得宠。

  圣上一个月能过来一次陪齐妃娘娘说说话已经算难得的了,可是,最近已经快半年没有蹬揽月宫的门,宫里惯是踩低捧高之辈,要不是因为还有三皇子在,怕只会是更惨。

  而此刻,三皇子妃等女眷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凰妃凶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万古第一神只为原作者朵颜涯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朵颜涯并收藏凰妃凶猛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