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羊皮卷是什么东西,周围几人、包括那老者在内都没有去看,只有李泰顺一人仔细看着。drshuwu.com

  虽然不知道是什么,但看他那双颤抖的手来看,想必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,尤其他脸上的神色还十分的激动。

  因此,老者看向抱玉的眼神多了几分探究。

  少顷,李泰顺猛地合上羊皮卷,深呼吸几口气,说出口的声音因激动而颤抖“这,抱玉,这……”

  “送给你的。”抱玉笑着,她家没权没势的,做出来也是惹人眼红,倒不如赌一把给了这人。

  没错,她在赌,一是赌这人身份高贵,甚至有可能上达天听;二是这人人品秉性善良,会给她谋福利。

  赌赢了,杨家将会前途无量,赌输了,也就一份造纸术罢了,拥有空间,她还怕以后拿不出比造纸术更好的东西?比如说,活字印刷书!

  “先回去!”李泰顺一声令下,身旁的几个护卫模样的男人纷纷抱拳点头,其中两人更是快速奔向了里正家,他们要去牵马。

  而李泰顺收好羊皮卷之后,则从衣襟里摸出了一块玉佩“抱玉,这个给你。”

  看着那玉佩,老者瞳孔一缩,眼底尽是一片震撼之色,但又很快地遮掩下去。

  “这是什么?”抱玉接过那玉佩,一眼就看出了是很昂贵的白暖玉,正面雕刻着一个‘洛’字,背面则是‘李’。

  “玉佩,你且当作是信物吧。如果有什么事,拿着这个到县衙找县令就能通知到我,或者城东江家也可。”

  “哦。”抱玉点了点头,拿着玉佩在手里把玩着,那好奇的模样,简直就是小孩子心性使然。

  李泰顺笑着摇了摇头“那我就先回去了,你记得改良你的葡萄啊。”

  “嗯,去吧去吧。”她把玉佩塞进衣襟里,然后对他挥了挥小胖手,转身拉过自家一脸懵比的四哥转身就走。

  “这小丫头……”李泰顺笑得一脸无奈,转而看向老者,“林县令,往后有劳了。”

  林县令急忙拱手,“公子言重了,抱玉的事下官自当记在心上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点了点头,李泰顺挥手招来自己及的贴身护卫“沉毅,回程。”

  “是!”

  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  看着他们离开,抱玉乐了,掂了掂手里的玉佩,然后塞进衣襟实际扔到了空间里,嘿,看来是条大鱼。

  “阿九,他是谁?”

  “之前和我三哥在茶亭里遇到的人,你不认识。”

  “哦。”单纯的四郎杨清宏就这样被应付了,然后牵着她,一起前往村子的大坝场。

  大坝场也就是打谷场,专门用来打谷子晒谷子和办酒席的地方,在铜鼓村的最中央。抱玉其实一点儿都不想去,四点过钟,太阳都还没下山呢,大坝场四周都没阴凉的地方,老晒人了。

  相比那里,她更想去凉爽的小河边,说不定还能捉河虾。

  河虾和龙虾是不一样的,河虾生长在河水里,壳是青色的,也就是常说的基围虾。相对于壳很厚的龙虾,显然是基围虾更得她的青睐。

  两个小屁孩一边走,一边吃小龙虾,别看装得多,两个人不一会儿就给吃完了,就留了两个,一个给她三个杨清铭(

  七郎),一个给五郎杨清岳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种田天下第一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万古第一神只为原作者须弥生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须弥生并收藏种田天下第一村最新章节